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召唤大佬 > 第八百一十四章铁掌

第八百一十四章铁掌

第八百一十四章铁掌 (第1/2页)

林溪可以直接插手张路的命运。
  
  让他在一次天降奇遇之中,瞬间成神做仙。
  
  然而,这样岂不是太没意思了一些?
  
  更何况···对于整个混沌城而言,这是第一次的混沌城内的诸天之战。
  
  林溪也想要试一试···能不能乘着这股势头,于自己的城内,培养出一个可堪一用的人才。
  
  资质、运气、血脉甚至是聪明才智,这些都不被林溪看中。
  
  因为这些其实都是可以凭借外物改造获得。
  
  如果非要说,张路有什么被林溪看中···那虚无缥缈的眼缘之外。
  
  就是因为,他足够的坚强,也足够丧···然而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堕落成魔。
  
  从受害者,变成一个无耻的施害者。
  
  林溪自己不见得是什么好魔,但是如果是培养手下···那肯定还是希望这个手下有些底线。
  
  张路饱经磨难,当然不会是圣母。
  
  但是他的心中,有难以动摇,必须坚持的底线···这就可以成为他将来,有所成就之后,对林溪忠诚的基石。
  
  操行过高的人,他们会为了心中的道德与标准,而选择背叛昔日的恩情。
  
  而底线过低···或者干脆没有的人,他们背叛的价码,又会太低,轻而易举···就会在利益的诱惑下,选择倒戈一击。
  
  相比之下,张路这种貌似普通人,实则却又不那么普通的家伙,更讨喜一点。
  
  林溪挪开了视线,目光不断的在不同的世界之中跳跃。
  
  然而一缕心神,却还是继续落在了张路的身上。
  
  林溪明白,除了他正在押宝,培养人选之外。
  
  无论是青龙妖圣,还是穆家半圣、白玄、惊梦刀主···他们都有选中的人。
  
  他们自身不能下场。
  
  却会寻找一个代行者,代替他们参与混沌城内的诸界之战。
  
  这可以成为对自身道行的一种佐证。
  
  也是一个棋局的开始。
  
  游戏里的棋局,会有一个明显的开端。
  
  但是在真实的生活里···有资格下棋的人,他们什么时候开始了,什么时候落子了···则完全没有什么轨迹可寻。
  
  张路所处的世界内,属于张路的故事,还在继续。
  
  “第一不许私藏能晶,出井前必须交出,如有私藏一经发现,直接被守卫的卫兵枪杀。”负责给张路做介绍的老矿工说的很轻描淡写。
  
  然而张路却并不敢随意这么听。
  
  看看周围,那些站在高塔上,警戒四方···且时刻用狙击枪锁定每一个矿工的士兵。
  
  张路敢保证,这名老矿工说的话,绝不会有一个假字。
  
  “第二严禁带任何的锐利器械下井,所有的挖矿工作都由双手完成,能晶易碎一不小心就会破坏,碎了的能晶是无用的,而破坏能晶的后果十分严重,累积破坏的能晶超过三两,也会被处以枪决!”老矿工说起了第二条规定。
  
  这让张路皱了皱眉,虽然已经时而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  
  但是···在大仇未报,冤屈未曾洗刷之前,他可不愿无意义的死去。
  
  “不能破坏能晶···而且听起来,这能晶的体积并不大,否则稍微大点的能晶,破坏一颗···就有可能直接吃枪子。”张路心想。
  
  “第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离开矿场,即便是要离开也要先经过三道审核,审核过后方能离开。”
  
  “第四能晶不能浸水,所以矿井内严禁排出任何体液。”
  
  老矿工一共说了十条规则,大多数规则的后缀都是‘枪决’,如此严苛的规定,一点也不法治。
  
  然而,作为看到了世界黑暗的人,张路反而不会觉得,这有什么。
  
  流浪的六个月里。
  
  他见过有毒瘾发作的瘾君子,为了区区两千块,就敢提刀杀人。
  
  他见过有人只是单纯的为了发泄心中的暴戾,就将路边无依无靠的流浪老头,用麻袋装起来,然后拖到野地里暴打,最后弃尸荒野。
  
  还见过城市里的野狗,像狼一样躲在漆黑潮湿的巷子里,窥视着那些衣冠楚楚的行人···仿佛看着美味的猎物。
  
  文明与野蛮,城市与荒漠···有时候并不一定完全割裂,或许它们也是另类的整体。
  
  矿工的规定很严苛···那么相对的,他们的待遇,也确实极好。
  
  作为正式的矿工,每年的工资加上津贴差不多有近百万元,这样的工资待遇是张路以往不敢想的。不仅如此只要干满三年,就能得到一个一级士官的军衔。
  
  这一点让张路眼前一亮,如果能够成为有一定级别的士官,那么想要翻案···他至少在官方层面,有了一点点关系。
  
  即便依旧微弱···。
  
  三天的时间里,张路认真的向老矿工学习如何准确、完整的采集能晶。
  
  又经过了一个星期的重复练习,便在老矿工的照看下,一起下了矿井。
  
  矿井很深,直通向下入地约有百米。
  
  之后矿坑四通八达起来,矿坑内没有矿车,因为每一粒能晶都是必须用高级恒温箱保存的。
  
  在老矿工的带领下,张路进入了一条矿道走到了矿道的尽头。
  
  矿道的尽头一堵石墙上,隐隐会有模糊的光晕闪过,在漆黑的矿洞底下十分明显。
  
  老矿工示范的用手在岩壁上摩擦着,粗糙的手掌却如同钢刷子将岩壁上的砂石磨下来,露出砂石里包裹着的一小粒米粒大小的能晶。
  
  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扣掉能晶四周的沙岩,然后用毛巾接住落下的能晶,再将能晶收入腰间挂着的高级恒温盒子,一切都显得很熟练,虽然并不容易。
  
  只是用手掌磨掉一层岩石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为之赞叹。
  
  “好了!你就在这里试着挖掘!我去另外一个矿洞。记着刚开始不要着急,宁可慢一些,也不能伤了能晶。每一个矿洞里都有摄像头连着监视器,会有人看见。”老矿工说着扶着腰间的箱子走出矿洞,朝着另外的矿洞走去。
  
  张路试着按照练习的那样用手掌在岩壁上摩擦,凹凸不平的岩壁摩擦的手掌火辣辣的疼痛。
  
  张路却并不因此而脆弱的住手,而是继续摩擦着直到手掌滚烫刺痛,皮肤可能要破裂才住手。因为手掌破裂可能会有鲜血渗出,这也是不允许的。
  
  肉体上的疼痛···其实对张路来讲,反而是一种抚慰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娘子天下第一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涅槃圣女谋天下 顶级神豪 重生成仓鼠的233天 冷傲皇叔,爆宠小狂妃 萌妻有恙,总裁老公太嚣张 三寸人间 我在古代考科举 [综英美]狐狸精是没有良心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