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道爷要飞升 > 第103章 入宗考核(中)

第103章 入宗考核(中)

第103章 入宗考核(中) (第1/2页)

掌驭兵刃的过程中,身体也在熟悉,甚至于吸收掌驭效果的加持。
  
  屋内,黎渊轻舞锤兵,锤法之中,已有着青蛇枪、虎咆刀的影子,却又施展的是狂狮刀法。
  
  且重兵挥舞之间,落时无声,这是举重若轻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“吸!”
  
  徐推狂狮刀法,黎渊脚下似动而不动,如灵猿甩臂,猛虎卧桩,各种呼吸法接连变换,调运着气血与内劲。
  
  猿六呼吸法之外,他又学了六套不同的呼吸法。
  
  “不同的呼吸法,对应着各自的气血循环,那么,兵道斗杀锤的呼吸法,就该对应气血大循环……”
  
  “那其他上乘武功呢?呼吸法有没有区别?”
  
  锤兵轻舞,酸痒渐渐蔓延开来,狂狮根本图改易的,是脖颈至肩背……
  
  “狂狮刀法比之白猿锤的确差了不少,根骨改易的痛楚都降低许多,速度,也快上许多……”
  
  酸痒痛楚降低,而不是自己耐受力提升,黎渊很确信这一点。
  
  脖子酸困固然难受,比起浑身抽筋,那还是要好太多了。
  
  “如果都是这个速度,只要一天不停,四十多天……应该足够凑齐九形了吧?”
  
  ……
  
  黎渊没能闭关。
  
  第二天,刘铮等人已来寻他商量,准备租个小院,一天三钱的房费,其他人已有些消受不了。
  
  一夜没睡,黎渊也不觉疲惫,随刘铮等人去寻了处偏僻的三进院子,以月租八两的价格,租了两个月,十八個人平摊下来,比客栈要划算许多。
  
  黎渊则在旁边,以一两六钱的价格,租了间一进小院,怀揣几千两银子,他也不想太薄待自己。
  
  主要是,他真要闭关。
  
  之后的十多天,少方白没再来宴请,黎渊乐得清静,每天白天练武,晌午时出去寻家路边小店吃饭,
  
  有时和刘铮一起,有时则拉着岳云晋、吴明。
  
  闭关又不是闭门不出,而且,根骨改易的痛楚,也需要缓和,不然,伤身又伤神。
  
  “蛰龙府神兵榜第一,五色凌虚刀,极品名器,神兵谷主,公羊羽所持,乃刀中极品!”
  
  “……百翅天蝉剑,神兵榜第十九,上等名器,神兵谷剑首枯月长老所持……”
  
  “风雷如意玉杵,神兵榜二十三,上等名器,神兵谷锤首,韩垂钧长老所持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蛰龙府城极大,稍远一些,都要坐轿子或马车,甚至还有人力拉乘的双轮车。
  
  一辆马车上,黎渊翻阅着神兵榜,这些天,他翻看了不知多少遍,甚至还寻来了往年的旧榜。
  
  比起其他榜单,这卷神兵榜的更迭很小,上百年来,五色凌虚刀稳坐榜首,其余十三把极品名器的位置也多没什么变化。
  
  “整个蛰龙府居然只有十四把极品名器,而且,有半数或断裂过,或早就消失了……”
  
  黎渊心中自语。
  
  神兵谷的兵刃天下闻名,不乏有万里而来求取的江湖武者,但极品名器仍是寥寥无几。
  
  反倒是上品名器以及普通名器要多。
  
  神兵榜上二百七十三把神兵,都是上等名器及以上,只有三把普通名器在榜,且和他们的主人有很大关系。
  
  “明面上就有这么多,暗地里只怕更多,说不得就藏着什么神兵……”
  
  黎渊心里又想起了那抹玄色光芒。
  
  十一阶的兵刃是超乎想象的东西,他这些天搜集来的书籍上都没有见到过只言片语,甚至评书话本里,都没出现过……
  
  “裂海玄鲸锤……”
  
  马车慢悠悠的绕行在各条大街上,黎渊心思发散,却也随时关注着街道两旁。
  
  掌兵箓晋升四阶之后,只有他有意识的感应,十米之内的兵刃都有光芒涌现,此刻,他眼底就有大片的光芒更迭着。
  
  可惜,大多数都是一阶兵刃,也就是寻常利刃。
  
  “哪怕在府城,上等利刃以上的兵刃,也很少,大多数人,也不会购置这般贵重的兵刃……”
  
  黎渊也不奇怪。
  
  兵器,是需要保养的,越好的兵刃,就越要好好保养。
  
  一如之前张贲曾说过,他这些天见到的江湖武者,除了兵刃之外,多带着一口小箱子。
  
  绢布、磨刀石、丹药等等,这是行走江湖的必需品,而绢布和磨刀石,就是为了保养兵刃所准备的。
  
  有讲究的,还会带上各种兵器铺子卖的‘油’,根据兵器不同,又分为‘刀油’、‘剑油’等等之类。
  
  当然,更讲究的如少方白,甚至有多个捧剑童子,专门负责动剑之后的清洗,以及保养。
  
  “锤子算是例外,嗯,狼牙棒也不需要,染着血更显得凶残……”
  
  黎渊余光一瞥,又见到了那个恶虎僧邹魁。
  
  他肩扛的狼牙棒上就沾染着血迹,让人望之心惊肉跳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邹魁很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人窥伺,恶狠狠的看向马车,都还没斥骂,就看到了掀开帘子打招呼的黎渊。
  
  他脸色一僵,粗犷的脸上挤出个难看的笑容:“……原来是黎兄弟啊,这么巧又遇到了?”
  
  车夫适时停下车,看着狼牙棒,一脸的心惊肉跳。
  
  “府城这么大,黎某一出来就碰到邹大侠,这也太有缘了!”
  
  黎渊走下马车,他是准备寻个地头蛇问些事的,见邹魁这般忌惮他,自然觉得他是很好的人选。
  
  有缘个鬼!
  
  邹魁心里腹诽,实在不想和任何与韩垂钧有关的人和事沾边,硬着头皮打了个哈哈:
  
  “是啊,有缘……那什么,邹某还有要事要办,黎兄弟回见啊!”
  
  话没说完,邹魁转身就走,但一转身,面皮就是一抽:
  
  “沙,沙兄?”
  
  看着肩扛混铁棍的沙平鹰,邹魁只觉头皮有些麻。
  
  “哈哈,刚回城就碰到了邹兄,我之前怎么说来着,咱俩有缘!”
  
  沙平鹰满脸带笑。
  
  “……是啊,是啊。”
  
  邹魁笑容更僵硬了。
  
  “这次山门大开,凭邹兄的武功,必能加入神卫军,到时候,咱们可就是同门了!”
  
  沙平鹰拍了拍这比他高一头的巨汉,笑着看向黎渊:
  
  “黎师弟,前些天宗门有差遣,刚回来,可别怪师兄怠慢啊!”
  
  “师兄说的哪里话?”
  
  黎渊拱手。
  
  两人交谈几句,邹魁已快步离开,如避瘟神。
  
  “这邹魁?”
  
  黎渊有些好奇,这巨汉肩扛名器级狼牙棒,实力必然不可小觑,可这表现未免有些……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赤心巡天 衣冠不南渡 逼我重生是吧 电磁暴君 主角抢我未婚妻,我反手偷他家 最终神职 为国争光后,我成顶流! 四合院里种田人 我娘子天下第一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